Toni

我坐不住了。我觉得我必须说点什么。

今天在图书馆收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蒙的。瞬间什么书都看不进去了。

然后立马登微博,看见他们的集体发声。看见高呼刘国梁的视频。

然后就是无法评论无法转发,央视发布新文说造成严重影响将会严肃处理。

我只能说。

草他妈。 淦他娘。马勒戈壁。


我只想说。

风风雨雨!我们在这里!在这一刻,无论身在何处,无论心系何方,对,就是这一刻!我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夏天!!

只是那个夏天我们对抗外敌!!如今,我们对抗内鬼!!

这事如何收场我不敢想,我知道无论他们选择的道路是什么!我都有足够且充分的理由去支持他们!因为他们!值得!

壮哉我国乒男团永垂不朽!!!

【bc】小日常

ps如有设定不妥求科普!!么么哒

X-Grandmen 【狼叔x黑凤凰】

三更半夜,镭射眼捂着背踢开狼叔的房门。

凤凰又暴走了。

狼叔一跃而起,赶到凤凰的房间,看见黑凤凰吊儿郎当的坐在床边。

“哟,喵喵来啦。”

“琴。”狼叔无语。

“不要叫我琴。”黑凤凰眼神一凝,五指成爪,在狼叔脸上挠开三条血口子。“琴是这身体里另外一个人,不是我。”

“凤凰。”狼叔眼神无奈,脸上的伤自行愈合。“给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突然转换过来,这次又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我就不能出来了吗。”黑凤凰炸烂了床头柜。

“那上面的书琴还没有看完。”狼叔认真说。



凤凰暴怒。

一头红发无风自动,眼瞳扩散,狼叔浑身一紧,钢爪呛的一声伸出。

凤凰冷笑。

狼叔俯冲,在离凤凰半米的地方被生生止住。

凤凰施施然起身,走到狼叔身边,强烈的终极波形成小型漩涡把狼叔紧紧包裹。她伸手,轻轻抚摸着狼叔的面颊。在狼叔脸上一次次留下黑色的分解物。

狼叔浑身肌肉爆炸,狼爪铿锵。

“小狼崽,我问你。”凤凰轻轻开口,“你爱的到底是谁。”

狼叔震惊。



凤凰手一抬,念力骤停,分解完的物质在她和他身边漂浮。

她手再抬,狼爪归鞘。

凤凰手放在狼叔后脑勺上,轻轻一拉,不容置喙的吻了上去。

解开禁锢的狼叔狠狠搂住凤凰的腰。

凤凰双臂搂住狼叔。抬腿挂在狼叔腰上,狼叔伸手摩挲。

气温上升。

忘情的凤凰念力再次攀升,分解物高速旋转,她在狼叔的背上留下无数抓痕。疼痛感更加刺激了狼叔的狂性。狼爪出鞘,一声声怒吼,下手更狠。



监控室内。

“你们不要拦我!!劳资要去剁了金刚狼!!!”镭射眼的怒吼隔着监控室的铁门都能听见。

“你冷静一点!!那是凤凰!!不是琴!!”暴风女死死拉住他。“讲道理,凤凰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监控!她这是故意让我们看的!”

“她给我们看是什么意思!!”镭射眼觉得自己要哭了。

“我怎么知道!凤凰的存在本就是欧米茄的存在!谁能知道!”

“但是她肯定有她的意图。”冰人摩挲着下巴说。

“哼,我看难说。”水蛭一声冷笑,“以凤凰的恶劣,她就单纯的觉得这样很刺激。”

事实证明,水蛭说对的。



千钧一发之际,狼叔一把推开了凤凰。站在一米开外喘粗气。

“怎么了?”凤凰玩着头发问。

一阵无言。

凤凰抬头,看见狼叔眼里汹涌的悲伤。

顺着他的眼光,凤凰看见自己身上被钢爪抓开的血痕。凤凰啧了一声,手掌反转,伤口愈合。

“放心,你还没这本事杀死我。”

“万一其他人有呢。”狼叔哑声问。

凤凰抬脚往前走,狼叔下意识伸爪后退。直至凤凰把他抵在墙上。

“我可以脱离这个身体,用物质重新构造一个肉体。虽然这样会让我虚弱好几年。”凤凰笑着说。“你会保护我吗。”

“为什么。”

凤凰耸肩:“因为我爱你。”

全员震惊。

“你会保护我吗?”凤凰再问。

“我也爱你。”




凤凰来到学校外面的空地。

一句废话没有,直接抬手控制意念构造身躯。

“你希望我是什么样子呢?”凤凰在用意念问狼叔。

“深棕色的长发,蓝色的瞳孔,始终笑着的脸。”狼叔轻轻说。

记忆里有个模糊的身影,温柔而坚毅。

“月亮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孤单。”

“因为她以前有过一个爱人”

“他的名字是魁可卡兹,他们一起住在神灵的世界里。”

“结果其他的神灵嫉妒他俩。”

“诈骗师告诉魁可卡兹说月亮想要花。”

“叫他来我们的世界摘点野蔷薇。可是魁可卡兹不知道,一旦离开神灵的世界。”

“就永远回不去了。”

“每天晚上他都会仰望月亮,朝着月亮呼喊她的名字。”

“可是他无法再与她相拥。”

“这就是,金刚狼的意思。”

。。。。。

记忆中那个人,模糊了又清晰,清晰了又模糊。

“嘿。”她冲他笑了笑,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她伸手抹掉他脸上的泪水

“对不起,我不记得你了。”狼叔哽咽。

“狼崽子。”她嫣然一笑。“我记得你就好。”

眼神闪烁,记忆中蓝色的瞳孔如今墨如深潭。笑容张扬。

可是里面,再里面,被一层层隐藏包裹住的,世人觉得她不可能拥有的温柔。

如今毫无保留的给了眼前的男人。


狼叔伸手揉揉她的脑袋。

“听话。”

“哼。”

任由他抱住。

x-gramdmen 【教授老万篇】


逆转未来之后的二三十年。

人类接受了变种人,变种人也尽量不给人类惹麻烦。俩大种族相亲相爱。

虽然偶尔也有反派出来刷一波存在感。x战警表示感谢大反派,不然他们空有一身能力只能调调情实在太憋屈了。

所以大部分反派都死的很惨,因为都是被玩死的。



教授在一次使用主脑寻找老万的时候出了事故,幸亏大波人马及时赶到。而正在把钢铁揉成球球的老万只觉得一阵晕眩,没啥问题。

大家一致认为教授不能再使用主脑了,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大,教授会越来越容易失控。

所以决定以水蛭为中心,形成老年娱乐会所。让这些大佬们享受愉悦的人类生活。

这时候水蛭已经出落成了有着温和笑容的苍(fu)白(hei)少年郎,由于要将能力人为控制,保证大佬稍微有丁点能力,防止他们惹是生非,水蛭不得不坐在轮椅中。

这时候翅膀已经变成钢铁的天使口嫌体正直的成了水蛭的贴身保镖。

多年后,在其他人讨伐水蛭说他蔫坏的时候,只有天使一本正经的说你们胡扯,水蛭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人!

其他人表示:我有一句mmp要写下来贴你脑门上。你特么先扭头看看你蛭笑得有多猥琐!!!



随着老年娱乐会所的建立,教授把校长职位传给了镭射眼,条件是把老万也拉过来。

教授严肃的给狼叔说,你去找斯科特,给他说为了世界和平把老万找来,你想想我都这么老了,老万得多老,你得把他拉过来,我来守着他。俗话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狼叔表示我懂了,去找镭射眼,说:教授说为了世界和平要咱把他老伴也拉过来。

镭射眼:。。。要去你去

后来教授非要跟着去找老万,大家没办法,这人老了跟小孩儿似的,特别是教授没了能力之后,就剩聪明了。一肚子坏水不说,还贼精,长期耍赖。

最后只能让水蛭和教授一起去了。

琴继承了主脑的使用权,充当着教授曾经的角色。是她找到的老万。



一行人浩浩荡荡就去找老万了。

正在晒太阳的老万表示:你们特么干嘛啊!打群架啊!欺负人少啊?劳资一个打十个哦!

众人说不不不我们不打架,我们接你去享福。

老万说不要以为劳资不知道你们几个兔崽子在想什么!就想拉我去做实验!

众人说没有没有,真的就是我们教授单纯的想您了。

老万:滚滚滚我不听我不听。

众人:。。。。。

教授戳了戳水蛭,说,你把你能力延伸过去,把那老家伙的能力给灭了。

水蛭点头。

老万发现他飞不起来了。心急如焚。说你看看这就露马脚了!

老万再抬头就看见教授开着轮椅冲了下来,那阵仗感觉能漂移,抬手就是一个平底锅焊了过去。

“F**k youreself!”

老万晕死过去前,颤巍巍的留下一句:“ok...”


于是教授和老万,每天撕皮吵架聊八卦,无聊了就在小辈面前秀恩爱的愉快老年生活就此开始。

【下一篇,狼叔x黑凤凰,镭射眼x红凤凰】

预告】X-Grandmen的幸福生活

ps:谁来救救我的敏感词汇,我要疯了QAQ我真的不知道哪里敏感啊)

瞎写一段

金蝉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只是眉眼顾盼间,透着一股子微压。

曾经轻佻的悲悯,藏进他的眉梢更深处。

他是从机场偷溜出来的,不知道哪个不要脸都秃驴把自己的行踪泄露了出去。幸好飞机上他右眼皮直跳,赶紧掐指算了一把。

他恶狠狠骂了一句死秃驴。然后骄傲的揉了揉自己的黑发。

要知道,这趟回寺庙,他的大部分精力和口舌都花在了与老主持斗智斗勇上。只为了保住他的头发。

“这把要是回来真成秃驴了,还不得被那大小姐踢下床啊。”

金蝉一时间有些惆怅。


他暗戳戳的拦下一辆出租车。

“去xx大厦。赶紧的。”

“别看我,看路。”

“师傅你这样看我我会误会你的。”

“我已经有别人的骨肉了。你死心吧。”

“双修不行啊!佛门密宗!”

“你个狗日的再看老子戳瞎你啊!”


金蝉坐在后排一脸草泥马,他也不是没想过换下这身金灿灿的袈裟。

他其实更喜欢以前那身旧袈裟,但是老主持说那袈裟跟他走南闯北,有了做法器的潜质,要放在寺里供奉几年。他寻思着老主持都退一步让他留发了,他也别太绝情。大不了去偷出来嘛。

“破衣服真膈人。”

不过她应该会喜欢吧。

司机本来想绕远路沾沾佛气,奈何这活佛相比他还熟悉路。没办法,只能快速到了xx大厦。

金蝉给了司机几张票子,说不用找了。

“大师这是要来讲佛法么?”司机两眼放光。

“没,”金蝉低眉含笑,手指下意识掐莲花拈,有金色的卍字在他眉心忽隐忽现,“我来找媳妇儿。”



东宫修禅在办公室了赤脚看报告。秘书知道她的尿性,给办公室铺上超软的羊毛地毯。

电话铃不要命的开始响。先是手机响,再是座机响,东宫修禅缩在椅子里置若罔闻。

“我说老板,好歹你听个电话啊!”贾清如一脸无奈的开门。

“不听。烦。”东宫修禅头都不抬,“没事别烦我。”

贾清如一脸看戏的靠在门框上:“我倒是没啥事,就是咱前台的姑娘和保安小哥头都大了。”

“没事就滚。”

“好好好,我滚我滚。就是不知道楼下那穿金袈裟的主持滚不滚。”

东宫修禅猛地抬头。

“你说什么。”

“好话不说二遍。”贾清如摊手。

“操!死秃驴!”东宫修禅骂了一声,闷头就往外冲。

贾清如摇摇头,走过去拎起高跟鞋:“死丫头好歹把鞋穿上啊。”



东宫修禅一路连跑带跳,冲到大厅就看见那一身金袈裟的活佛竟然趴在前台跟那些个小姐姐聊(tiao)天(qing)!

“哎哟这位小姐姐,我看你印堂发黑,五行缺贫僧啊!”

“贫僧会一些医学,要不帮小姐姐号个脉?哎哟这柔荑真美!”

东宫修禅抄手站在一边,似笑非笑,俩个保安立刻冲了过来把金蝉反扣押住。

“你这就成佛了?”东宫修禅踮脚挑金蝉的下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这位施主,佛门清净,你再这样贫僧要叫非礼了。”

“你叫啊。”东宫修禅被逗笑了。

“其实贫僧还没有成佛。还差最后一步。”金蝉一脸肃穆。

东宫修禅皱眉:“还差什么。”

“双修。”


死寂。

东宫修禅突然展颜一笑:“好啊。”

金蝉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身子一晃,瞬间挣脱两个保安的禁锢。

他眉心卍子浮现,一手负后掐金刚印,一手竖前转菩萨诀。

金刚怒目。菩萨低眉。

一步踏莲。气象万千。


金蝉含笑看着东宫修禅。

“修禅修禅,你在东宫修哪个禅?”

“金蝉。”





记个脑洞


儒身佛心道骨

一个小和尚在这个世界修行,冷眼看物欲横流,红尘万丈。

小和尚一身袈裟旧,上武当,入孔府。三教九流。

最后要一个特别俗气的结尾。

小和尚在城市的大雪里看见一个女子,墨发红衣。

立地成佛。

题目暂定:菩提萨摩诃


片段:

“你干嘛。”

“脱衣服啊。”

“别脱。”她倾身握住小和尚的手,笑得魑魅魍魉。

小和尚眉毛一挑,倾身把她压在身下。

“怎么?喜欢贫僧穿着袈裟在你身上?”

她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红唇轻轻扫过他的薄唇。

“金蝉,你知道渎神么?”

寸齿】婚系列·大结局

8:00

马龙站在镜子前面一脸懵逼。

一大清早被许大蟒从宿舍里面撬出来,然后在车上才得知许大蟒今天结婚的消息。

睡眼朦胧的马龙其实是拒绝的。一定是他睁眼的方式不对。

可是不给他重新睁眼的机会,许大蟒跟打鸡血在酒店忙开了。

换衣服化妆,隆重得马龙想跳楼。但是化妆师一水的严肃表情,好像不给他们钱似的。

他们捣鼓好马龙就瞬间收拾好东西撤退,房间里就剩下“伴郎”马龙和“新郎”许昕。

马龙回头问许大蟒:“伴郎要穿白礼服吗?”

名义上的新郎官许大蟒头也不回的说:“对啊对啊,姚菇凉说的,伴郎今天一定要穿白色燕尾服。”说到这里许大蟒顿了顿,强调道:“对,燕尾服。”

马龙哦了一声,对着镜子整理领结。

面容沉静。

“对了,”许大蟒从手机上抬头,“师兄,你喜欢伴娘的礼服是什么样子?”

“这个我可以挑吗?”马龙一脸震惊。

“可以的可以的。”许大蟒忙不迭的说。

“可以的话,恩……黑色的短裙吧,戴小礼帽那种。”

许大蟒眼神怪异。

“师兄,我看错你了。”

“啊?”

“原来你的内心这么闷骚!!!”

“什么啊!!不是你叫我挑的吗!!”马龙瞬间满脸通红,耳朵根子都红了。

许大蟒一边飞快打字一边啧啧称奇。

“话说,伴娘是谁啊?”马龙问。

“还能有谁,咱队的呗。”许大蟒说完,有些心虚。

“哦。”马龙微微仰头,咱队的?应该是丁宁吧。

一想到大宝贝儿要穿黑色雪纺短裙戴着小礼帽,马龙就笑得不怀好意。心想着一会一定要跟摄影师打招呼,给个特写。

许昕却在一边默默的想:我没撒谎,真的是咱队的…恩……没错……




隔壁的隔壁的隔壁房间

姚菇凉一脸怪异的看着张继科,手机屏幕上隐隐约约的微信闪烁。

“科子,咱换一套。”

“啊?”张继科回头,“为啥啊,这套挺好的啊。”

镜子里张继科一身雪色西装,精神抖擞。

“白色显黑。”姚菇凉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闷头翻出一套黑色西服。

“换这套。”

“哦。”张继科乖乖去换衣服。没办法,新娘子为大。

等张继科转身去更衣间,姚菇凉立马低头开始打字。




【微信群:龙獒大婚倒计时】

姚菇凉:啊啊啊啊啊啊龙哥这个大闷骚!!!!

许大蟒:万万没想到。。。

方博:咋啦咋啦?别再出幺蛾子了!!小爷腿都要跑断了!!

许大蟒:龙哥要科子穿黑色蕾丝短裙搭配小礼帽。

方博:卧槽了……

家长刘:……

家长秦:……

家长肖:……

杀神:厉害了我的龙……

团子:这玩意儿不服不行啊…

姚菇凉:【图片】

方博:这还是我认识的科子吗??!

邱大:麻烦把这个人逐出肖门。(微笑)(微笑)




张继科站在落地镜子前一脸纠结。

“真的要穿这件吗?”

姚菇凉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说:“好看。”

很难相信眼前这位优雅复古的绅士是球场上癫狂成魔的藏獒。

张继科扯了扯白色镶边勾丝的领巾。黑色西装外套,模仿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贵族风格,下装是骑装风格,白色的裤子,黑色漆皮筒靴。

硬生生把张继科充满爆发力的双腿勾勒出优雅的弧度。

张继科右手插在马甲的小口袋里,左手自然下垂。

他昂首挺胸,下巴微扬,露出锋利的喉结,脚后跟轻轻一靠。发出一声微弱却铿锵的撞击声。

姚菇凉咽了口唾沫。

拿手机偷摸拍了一张照片。




【龙獒大婚倒计时】

姚菇凉:【图片】

姚菇凉:我们去闹洞房吧…

许大蟒:……(惊恐)

方博:……我去搞一个摄像头。

家长刘:…准了

杀神:请务必把他逐出肖门。(微笑)(微笑)

家长秦:嫁出去的科子泼出去的水……

家长肖:滚滚滚!!说好的入赘!!

家长秦:胡特么说!!你才入赘!!

………#$%@$%^^




姚菇凉走过去,踮脚给张继科戴上一顶小礼帽。上面有黑色的纱。遮住了他半张脸。

“伴郎需要这么隆重吗?”张继科一脸懵逼,“而且怎么整的娘儿们兮兮的。”

姚菇凉笑得眉眼弯弯。

“要幸福啊。”她轻声说。

张继科愣了一下,也笑了。

“好,你也是。”

没等姚菇凉接他的话,张继科就轻轻说:“反正这辈子是没办法正儿八经上婚礼了,给你们当当伴郎也不错。”

姚菇凉笑容温柔。一言不发。伸手整理张继科的领巾。




10:00

许昕走过去拍拍马龙的肩膀:“走吧,到时间了。”

“哦,好。”

马龙看着素雅西装的许昕,一脸狐疑。

姚菇凉换好黑色小礼服。笑着对张继科说:“走吧。”

“恩。”

张继科走过去帮姚菇凉拎过袋子。

许昕带着马龙出门左转,那里有电梯直达车库,车库门口停着一辆加长黑色林肯。

姚菇凉带着张继科出门右转,那边同样有部电梯直达车库,而这边停着一辆银色玛莎拉蒂。

马龙走在前面思考人生。

张继科走在前面放空。

分别落后他们一步的许昕姚菇凉,同时回头,相视一笑。




10:30

马龙站在门口和许昕一起迎宾。

马龙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润如玉。

雪色燕尾服三件套,精准,别致,仿佛远古的精灵王。

一颦一笑都是吟唱。

可是为什么大家走过来都首先朝他握手呢?为什么都挂着或温柔或戏谑或唏嘘的笑容呢?

还有好多熟悉的记者,都是盛装出席。却没有一个扛着摄像机或者话筒。

周到姐甚至提着小裙子飞快跑过来,狠狠的抱住他,捶着他的后背,在他肩膀上又哭又笑。

刘指导领着一大家子人过来,两个小姑娘一人一边,抱着马龙大腿要喜糖吃。

杀神依然杀气腾腾的过来,陈子墨见面就嚷着龙爸龙爸我龙妈呢。

肖指导和秦指导一起来了,可是俩人好像在吵着什么,谁也不让谁的样子。秦指导一脸欣慰的给了他一个拥抱,肖指导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瞪得马龙一头雾水。

秦指导低声骂了一句就去追肖指导了。

马龙扭头看了看一边的许昕。

许昕根本没注意到马龙在看他,因为他忙得焦头烂额。

作为新郎官的许昕却做着伴郎的工作。

好多好多熟悉的面孔。马龙站在人群中,遗世而独立。


有一种可能在他的心中扎根,随着心跳一声声蓬勃,他想见他。

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渴望,见他。

万水千山都无所谓,见他。

马龙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逼人的光芒。

温和,不刺眼,却那么盛大。

如同珠峰雪线上迎着朝阳绽放的清花。

让人流泪。



10:50

方博满头大汗的狂奔而来。领带挂在他脖子上,看起来憔悴又狼狈。

他语无伦次的想说着什么,被许昕一把捞过去。

许昕递过去一杯温水,然后拿过干毛巾给他擦汗。

马龙看着他俩。他们根本不知道方博什么时候会来,温水放早了会烫,放久了会凉。怎么可能正好掐着方博刚来的点水温刚好呢?

去他妈的心有灵犀。

许昕可是在忙得飞起的时候,仍然每隔三分钟就去试水温,试了整整一个小时。

许昕一边对喋喋不休的方博说闭嘴,一边伸手系好他的领带。


折腾好方博,许昕上松一口气。

从花篮里折下一朵红玫瑰。这可是方博大清早就去花店折腾来的。

许昕把他别在马龙的领口。

“什么都别问。”许昕说,“要幸福啊。”



11:10

马龙站在舞台上,出了一手的汗。

刘国梁孔令辉秦志戬坐在台下第一桌。看着马龙比奥运会还紧张的模样,相视一笑。

许昕站在一边,突然发现有人拉他的衣袖。

姚菇凉亭亭玉立地站在他旁边。

“辛苦啦。”许昕伸手揉了揉她的脸。

“嗯哼,一切顺利!”姚菇凉傲娇的扬了扬头。

方博站在许昕的另一边。

“你也辛苦啦。”许昕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说。

方博翻了个白眼。

姚菇凉附身朝方博做了个鬼脸。方博回了一个鬼脸。



11:00

主持人站在台上情绪激昂的倒计时。

马龙站在聚光灯下,仿佛隔绝了一般。

他听不到主持人的声音,也听不到下面的笑声,甚至主持人调侃他亲友们发出友善的嘘声,他都听不见。

他浑身肌肉紧绷,双手握拳。他能感受到汗水沿着他的脊背下淌。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正对面的大门。白色地毯的那头,鲜花绽放的开始。

他会来吗?

他在哪里?

这是队友给他开的玩笑?还是本来就是梦一场。

他不知道,他也不敢想。

他嘴唇微启,卡在喉咙的那个名字,在心里面千呼万唤的名字,用整个灵魂去渴望的名字。

【你在那里吗。】

【张继科。】




11:12

突然间灯灭了。

聚光灯打在了大门口。

马龙听到了那一声门锁打开的声音。

如同平地惊雷般炸在他的脑海里。

马龙只觉得浑身一颤,嗡的一声。

那个人如同从维多利亚时代款款而来的贵族公子。

黑色的筒靴踏在白色玫瑰花瓣铺就的地毯上。

脸色有些不好,紧抿着唇,偏过视线故意不去看他。

那个人挽着肖指导,肖指导眼神凌厉地瞪着他。像一个不愿把自己的宝贝交给另一个臭小子的老父亲。

欢呼声几乎把天花板掀开了。

那个人终于,还是走到了他的面前。

礼帽上的黑纱遮了他半张脸。看不清表情。

肖指导重重叹了口气,目光不舍又慈祥,还是把那个人的手,郑重的交到了他手里。

“要幸福啊。”

马龙感受到手心里传来的,那个人的温度。灼热的,逼人的,刻骨的。

“继科儿……”

这一声呼唤,千回万转,缱绻绵长。

“干嘛!”

那个人没好气的回他,却死活也不敢再看他一眼。

完全无视掉主持人,马龙魔怔一般伸手摘下张继科的礼帽。

“你干嘛呢!”张继科猛地望他,看见马龙魔怔的表情,脑子瞬间空白,惊慌失措。

马龙伸手握住张继科的手腕,抵在他的胸膛,目光痴然又含情。

硬生生看红了张继科的脸。

张继科想挣脱,奈何马龙死死的捉住他的手腕。张继科气恼,挣扎得更厉害了,结果被马龙一把抱住。

张继科听到观众席传来的起哄声。

“马龙你抽什么疯!大家都看着呢!!”

“本来就是给他们看的。”

马龙看着张继科闪躲的眼光,心情大好。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去摩挲他的脸庞。

“龙哥!!你要求婚的!!!你这样是娶不到媳妇儿的!!!”

不知道是谁在下面吼了一声。听声音像林高远。

又是一片起哄声。

马龙松开张继科,张继科兔子样蹦开老远。



“那一年,你是张继科,我是马龙。”

马龙轻轻开口,全场寂静。

“然后,我们是张继科和马龙。”

“明明每天都在一起,我还是觉得不够。”

“我想要和你一起看电影,想和你一起在深秋的公园发呆,想在圣诞节的时候用墨绿色的围巾包裹你,想在情人节的时候给你买一朵玫瑰。”

“我一直不知道这些情绪用语言怎么表达。这不是一句我爱你就足够的。”

“今天我知道怎么表达了。”

马龙在舞台中央,摘下胸前的那朵红玫瑰,单膝跪下。

“张继科,你愿意嫁给我吗?”




张继科站在离他稍远的地方,站了好久,好久。

久到空气凝固。

他抬脚,走向那个白色的身影。

张继科伸手接过玫瑰。

俯身亲吻马龙的嘴唇。

他闭着眼睛,睫毛微颤。

马龙仰头,细细描摹他的唇形。

聚光灯下,单膝跪地那人如同甘心坠落的精灵王,仰头接受另一人的亲吻,而那人一身黑色华服,英俊铿锵,将自己整颗心都交出。

掌声雷动。



马龙感觉到有微凉的液体,滴在自己脸上。

张继科依然闭着眼睛,可是泪水濡湿了他的睫毛,滴落在他的脸上。

马龙起身,把张继科拥在怀里,他偏头,看见下面的观众席早已全体起立。

他们在欢呼,在鼓掌。

秦指导和肖指导还在吵架。

刘国梁和孔令辉相视一笑,有千帆过尽,不可言喻。

丁宁和刘诗雯在那边大声的起哄。

林高远甚至激动的跳到凳子上甩外套。


马龙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多么温暖的一副人间烟火啊。

“继科儿。”

“恩?”

“真好。”

张继科伸手抱住马龙的腰,和他一起看着观众席。

“我也这么觉得。”

许昕和姚菇凉贼兮兮拿过来戒指。

打开一看,张继科和马龙都傻眼了。

确实是环状物体不假,但是为毛是软的??!

方博拿过话筒:“好了别瞪眼了,这戒指是我的主意!反正你俩不缺卡地亚的戒指钱,干嘛剥削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这戒指是用咱宿舍楼下的树叶经编的!对,就是你俩最喜欢偷摸坐的那条长椅旁边的树!哼哼哼,机智如我,早已看穿这一切!”

“这戒指确实不值钱,但是这是我们男乒上下几十号人一起捡树叶,剥树经,再一点一点编出来的!马龙张继科!你俩臭小子要是敢分手了!我方博第一个搞死你们!许大蟒你别拦我!!@#¥%……”

方博被许昕拦腰抱走。

马龙笑着从姚菇凉手里接过戒指,稳稳的戴在张继科手上。不大不小,刚刚好。

同样,张继科也给马龙戴上戒指。

主持人一边抹汗一边说现在新郎可以拥吻你的新娘了。

马龙笑着把张继科揽回怀抱,重新吻了上去。

而这一次,吻得很深,很深。



“继科儿?”

“恩?”

“没事,就叫叫你。”



【我曾希望你陪我踏遍万水千山】

【满眼人间烟火】

【可如今我只想找个地方落脚】

【和你在一个叫家的地方】

【浪费光阴】

【这才是人生啊】






首先先谢个罪!寸齿婚系列拖了太久了!我悔过!!!【然后总觉得没有描绘出龙獒大婚的万分之一!暴风哭泣!【最后的最后!感谢小天使们对寸齿的喜爱!你们是我写下去的无限动力!!【再次感谢!!爱你们!!

浪完一波,安心学习。

临摹的大大的图!大大最帅!!贱虫赛高!!!